「小孩不准把房間的門鎖起來。」爸爸是這樣說的。
  搬家以後,有了自己的房間,門總是開著,連幽靈都可以大大方方走進來。有的時候晚上睡覺的時候,望向一無所有的天花板,就會想到那扇不可以鎖的門。在看不見的地方,有著細碎的腳步聲,或許是老鼠的轎子,或者半夜出沒的大頭鬼露出半張臉在偷看,或者是殭屍。我停止呼吸。毛骨悚然地縮進被窩裡。想到可能有誰突然一把把棉被掀開,把我拖出門外,頭髮就有被拉扯的感覺。
  我把喜歡的漫畫,都藏在桌下的紙箱,那是除了衣櫥之外僅存的幾個陰暗角落。坐在書桌前寫作業的時候,爸媽看不見腳下的紙箱,就讓人很安心。我一直認為漫畫可以和成長的速度一起增加,就像身高體重一樣,花掉的零用錢變成身上的肉。
  老爸把紙箱拖了出來。當著我的面一本一本撕掉。
  因為不能鎖門。紙箱裡的漫畫像屍體一樣倒下來,像血一樣慢慢在地板上攤開。因為不能鎖門。
  像是惡鬼在刮身上的肉。我像刮骨的關公,咬牙切齒,面色血紅。書頁破破爛爛掉下來。像是有人拿鑽子在敲打腦袋。打穿可以透光的洞,像門,像空箱。
  窗外一片漆黑。有種想要把窗戶摔碎跳出去的衝動。
  漫畫越撕越多。盜版的一套一套撕完,是正版的昂貴的畫冊。彩色的血肉,彩色的鈔票變成垃圾。越來越多,越撕越多。
  越撕越多,廢紙佈滿了整個房間的地板。老爸的手指使勁,手臂一灑,紙片飛舞著。媽媽、姐姐都屏著氣,一動也不動。風吹紙片就四處亂飛。撕裂的聲音很刺耳。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有東西滴到腳上。我看不見老爸,只有一堆撕裂的血肉在飛,我頭好痛,姐姐站在廢紙之中,客廳的門開著,她手上還提著書包,箱子裡面也有她的書,她的血肉在飛,從房間灑到客廳,被風吹到門外,老爸面無表情撕著,太多廢紙堆在他身邊,看不見他的表情,外面好像有人尖叫的聲音,汽車喇叭在巷道裡亂按,我看不見房間,只聽得到窸窸窣窣的摺疊聲響包圍在四周,伸手一撈都是廢紙,我看不見窗外黑暗的世界,皮膚被紙擦得很痛,鼻涕沾到紙上,一呼吸就會堵住鼻孔,咳嗽就會吃到紙,是姐姐心愛的作家,是姐姐的肉,我伸出舌頭去舔,外面很吵,但是又安靜了下來,我看不見家人,也聽不見撕紙的聲音,好像雙手摀住耳朵,可以清楚聽見自己口水咽下喉嚨的過程。那個時候,我還沒有聞到焦味,也不知道,被紙覆蓋的星球在燃燒。


-
KEY WORD:強迫打開的秘密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推開頂樓的門,風呼呼吹了過來。
  牆邊有著很長很長的金屬樓梯,像是軍艦上的配備,上面就是艦橋的塔台。
  「嘿--咻--」
  緊緊抓著鐵條,一根一根往上爬。呼吸的時候會聞到鐵銹和油漆的味道。手緊緊抓著,不敢往下看。像攀登峭壁一樣,風在耳邊旋轉,大樓一棟一棟矮了下去,天空越來越近。
  樓梯中斷了。抬起頭來,距離塔頂還有四五個大人那麼高的距離。我喘口氣,手被太陽咬得通紅。
  整座高塔分成兩層,下半是電梯間的機房,隔著幾根三十公分的短柱,把上面的水塔撐起來。我側著身子躺下來,像是結蛹的蟲。一步一步縮進去,可以聞到水泥的味道,陰涼的空氣在蠕動,慢慢把我拉進夾縫之中。先是左手,左肩,再來是左腳。大樓的陰影像海嘯一樣慢慢覆蓋過來。
  我進入了艦橋。
  臉上面對的是沒有修邊的水泥牆面,像石礁一樣,長滿整片天花板。鐵釘突刺出來彷彿要扎進眼睛。四面八方白光浮動。沒有一點聲音。
  「咿--」
  我的聲音在三十公分的空洞裡面旋轉著,變成巨大的漩渦,像廟裡反覆堆積的佛號,一層一層沉澱下來。我會變成化石。我是恐龍。
  這是沉船。
  「啊--」
  簡直就像遠方的霧笛聲。恐龍在深深的地殼裡咆嘯著,發出肚子翻攪的聲響。
  在三十層大廈的頂樓上,恐龍發出古老又沒有人能夠理解的聲音。
  「咿--」
  「啊--」

-
KEY WORD:空間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卿搖搖晃晃地爬上雙層床的上舖,嘿!跳了下來。
  裙擺像花苞一樣綻開。米色的洋裝,雪白的襯裙,藍色格紋的底褲。棉被翻起波浪,枕頭四處漂流。床墊咿呀悶哼一聲。有點暈眩。
  似乎聞到了海的氣味。
  「噯嘿。」小卿拉拉裙擺,偏頭笑了。
  窗外的樹蔭搖晃著,影子在床上盪漾。
  「再玩一次吧。」
  大人們在遙遠的地方討論著遙遠的事情,客廳傳來沙沙的電視聲。我們不斷爬上去。
  跳下來。
  爬上去,跳下來。
  高頻率的電波在流動。
  隔著上鎖的門把,傳來客廳的笑聲。
  小卿的胸部像陽光一樣平坦。藍色格紋的底褲掉在床角。有海的味道。
  她深吸一口氣,發出海豚的聲音。
  百葉窗放了下來,像潮水一樣搖曳著。
  爬上去,跳下來。像海豚一樣跳躍著,弓起身子。
  要掉下去了!
  她睜大眼睛,雙手掐進我的背上。

-
KEY WORD: 時間 雙層床 わんぱく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地點:客廳
角色:母,兄,弟


△兄弟入,跑到客廳沙發上坐定盯著螢幕,弟一臉無聊的表情,兄很興奮。

兄:「快快快,要開獎了,快點啦!啊~~遙控拿來」
電視os:「我們現在可以看到第一個號碼已經開出來了,第一個號碼是……22,第一個號碼是22號」

△兄一副喪氣的表情。

兄:「阿~~第一個號碼沒中」
弟:「反正號碼那麼多,擔心太早了吧」
兄:「你又沒買彩券,少在旁邊幸災樂禍啦!走開走開,你會把霉運傳染到我身上!去去……坐過去一點啦!」
os:「第二個號碼出來了,是17號!」

△母親入。

兄:「中一個了!中一個了!耶!啊……媽……你有沒有買彩券?一起來看開獎嘛!」
媽:「你在急什麼急?不是叫你幫忙把衣服丟進洗衣機洗,交待的事情沒做卻給我跑來看電視!」
兄:「哎喲!媽!衣服等下再洗就好,先對彩券啦!你看我已經中一個號碼了耶!我有愈感這次一定會有好運,星座運勢說我這個禮拜有偏財運,你看你看……」

△停電,眾人僵住。

媽:「喂喂停電了,改快去找手電筒。把房間裡的電源關掉,我去看衣服。」

△手電筒亮。

弟:「唉……我看你大概沒有發財的命。」

△兄焦躁。

兄:「少咒我,電一定馬上就來了,我已經中一個號碼了,媽的電還不趕快來……」
弟:「唉呀你不會中的啦,不要作夢啦」

△燈亮,電視聲響起,電來了。

兄:「電來了耶!」
os:「現在號碼已經全部都開出來了,依照順序是22.17.3.23.29.18特別號是9號……」

△兄喪氣,弟愣住看著螢幕,走近電視。

弟:「哥……」
兄:「幹麼?想笑就笑啊!我現在正不爽!」
弟:「不是啦……哥……」
兄:「幹麼?你中邪啦?電視沒什麼好看的啦!關掉關掉!」

△兄搶遙控,弟緊抓不放。

弟:「等一下!不是啦!哥……我好像中了二獎耶……」
兄:「什麼?真的嗎?彩券在哪裡?在哪裡?」
弟:「我記得放在口袋……奇怪……」

△弟掏口袋老半天沒有,兄疑心看著弟。

兄:「不會是唬人的吧,我就知道哪有這麼好康的事。」
弟:「我好像放在換的褲子裡面……(朝屋內大叫)媽!媽!你有沒有看到我那條黑色的牛仔褲?」
母os:「什麼牛仔褲?全部都丟去洗了啦。」

△弟搖晃兄的肩膀。

弟:「我的幾百萬啊啊啊~~」
兄:「你這個笨蛋!!!」


(2003/6/8)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