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課時間的教室,阿小在幫丹朱梳頭,丹朱嘟著嘴 

丹朱:「什麼嘛!什麼嘛!先生出的題目太刁了,說什麼只考這個月上課教的,根本不是這回事。」

△阿小開始幫丹朱綁雙馬尾 

阿小:「來,頭轉過來低一點喔。」 

△前景阿小丹朱,遠景寶灩從兩人後面的教室門走進來看到兩人 

丹朱:「你說嘛,你不覺得這次考的範圍太大了麼?很多耶!(咬手指)寶灩還說什麼只有一點點,一個晚上就夠了....」 

△寶灩躡手躡腳走近 

寶灩:「哇!」 

△阿小丹朱嚇到,梳子插到丹朱頭上噴血(?) 

寶灩:「小姐們,等下放學要不要一塊去逛街啊?好不容易終於考完了,前一陣子鎮日悶在家裡,真快把我逼瘋了。」  丹朱:「幹麻呀!(發怒)都是你害的啦,逛什麼逛啊!」 

△寶灩怔住的表情 

△丹朱扯住阿小的手 

丹朱:「走啦走啦甭理她....」

阿小:「可是....」 

△丹朱帶血的怨念臉逼近,阿小半推半就被拖走了 

△教室陰影中寶灩孤單站著,明淨的洋房教室瞬間變成歌德廢墟 

△街景可以看到飛奔而去的年獸電車.搖晃伸縮像竹節蟲的電線燈桿.抽雪茄的汽車....黃包車,路人,獨輪貨車,雜貨攤,掛滿巨大店招的傳統街道.茶館.妓院.出版社....寶灩心不在焉走著,書包甩呀甩 

△寶灩沒注意到電車獸跑來,電車緊急煞車大吼,寶灩叫回去,電車嚇跑了 

△寶灩聽到琴聲 

△阿小在大宅院中的空地拉著小提琴,近景寶灩走近斷牆後面窺看 

△寶灩絆到腳,哎喲輕叫一聲 

△宅院同一鏡頭,阿小消失了 

△寶灩吃驚的表情 

△寶灩揉著腳,阿小從背後出現

阿小:「有沒有受傷?」 

△寶灩嚇一跳跌坐在地,撫心 

寶灩:「還好,丹朱回去啦?」 

阿小:「嗯,她心情不好,就先走了。」 

△寶灩拍拍灰塵起身 

寶灩:「哼,她每次都這樣耍任性。」 

△阿小陪笑 

寶灩:「明明都提醒她了,結果自己考不好還要罵別人。」 
阿小:「你可以教她啊?」 
寶灩:「我有啊,是她自己不要的喔,還說不希罕。本來她前一天還和我借筆記呢,現在又嫌我了!」 

△阿小尷尬欲言又止   

內心旁白:「小灩你很厲害,可是如果妳再溫柔一點的話就好了....(被嚇醒)」 

△寶灩生氣 

寶灩:「妳根本沒在聽嘛!算了!反正你們都一樣啦,只會利用別人!」 

△寶灩哭著跑走了 

△阿小手裡抓著提琴,愣著,宅院變成歌德廢墟 

△早上,阿小來學校看見寶灩和丹朱高興在教室裡面聊天 

△阿小高興的跑進教室 

阿小:「今天放學以後我們一起去逛街吧?」 

△寶灩和丹朱無視阿小的存在 

△阿小想開口 

△前景寶灩和丹朱快樂的聊著天,阿小落寞的,欲言又止,站在後景,沒有人注意她  

△光影的反差越來越大.... 

△畫面中間旁白:舞伴一換,世界就成了廢墟,少女們的交際舞  


(2003/7/6,for PHI)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的視野(幻覺) sa vision



丁阿小:中國辮子羅莉
言丹朱:西洋雙馬尾羅莉
殷寶灩:短髮俏麗羅莉

全部的畫面都是從像機鏡頭看出去的主觀視點

△搖搖晃晃的街景(像機現在抱在阿小懷裡)
 鏡頭好奇端詳周圍.
 可以看到飛奔而去的年獸電車.搖晃伸縮像竹節蟲的電線燈桿
 抽雪茄的汽車……黃包車,路人,獨輪貨車,雜貨攤,
 掛滿巨大店招的傳統街道……茶館妓院出版社
 還有作鬼臉的寶灩和丹朱

△鏡頭朝下?路面從鋪木塊的大路變成長滿雜草碎石的小徑,
 不斷移動,到了荒涼的地方,寶灩站在門口招呼大家
 破落的中國餐廳廢墟,像顆巨大的佛像頭
 烏鴉的臉
 丹朱四處張望,有點畏怯

△像機被放在桌上,映出三個人在討論要誰當模特兒比較好
 內部裝潢華麗,陳舊,
 寶灩要丹朱當模特兒,丹朱搖搖頭,她想拍別人
 寶灩也想當攝影師,她搶在丹朱前拿到攝影機,
 阿小不知跑哪去了,丹朱叫喚在餐廳裡面探險的阿小,
 寶灩冷漠的表情,瞄到縮進牆後的阿小
 阿小從丹朱背後冒出來,把丹朱拱上前去

△(寶灩也哄丹朱拍)<--看不見@@或者像機還在桌上
 丹朱驚訝,無可奈何,興奮,手腳不知道要擺哪裡,其實很想被拍
 結果擺了個像傻瓜一樣的月份牌沙龍照姿勢
 阿小在偷笑,寶灩揮手叫她不要站在鏡頭裡面

△連續拍了幾張,丹朱開始不耐煩,阿小建議休息一下
 寶灩放下像機,上前安慰丹朱,丹朱開始耍任性
 寶灩拿像機要給丹朱玩,不然換丹朱拍,丹朱並不領情,
 丹朱叫阿小拍她,寶灩莫可奈何,不太高興的把像機交給阿小,開始賭氣
 阿小接過相機,對焦,看到餐廳變成異世界
 篩落的光線像水滴一樣凝結成鴿子,陰影則像溶化的巧克力一樣流成烏鴉
 鴿子和烏鴉上下交錯飛行,圍繞著寶灩和丹朱盤旋,
 在頹廢的宮殿裡從牆中飛出又溶進牆裡
 丹朱寶灩狐疑的表情
 阿小驚嚇不自覺按下快門,兩個人的臉就變成光影的形狀,飛出鴿子和烏鴉
 像機掉下來,寶灩慌忙跑來接

△像機在桌上?
 展覽會,丹朱接受大家的稱讚,拉著寶灩對其他人興奮地解說相片,
 寶灩尷尬走開
 阿小看看丹朱,望向像機的方向,
 寶灩的手入鏡,拿起相機,鏡頭裡面的人全都變成寶灩
 只有阿小沒有變,看著鏡頭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元 笨蛋甲
小白 笨蛋乙
小夏 聰明秀氣的好女孩
阿祖 個性派美少女,作風低調,但是很粗暴




日據紅樓式古蹟的學校校舍。陽光燦爛,鮮明的樹影搖曳著。走廊上傳來喧鬧聲,阿元手上抓著一份稿子追著小白衝進教室,翻越書桌,又跳出窗戶。小白以為躲過沒事,投了販賣機,終於被抓到。

元:這是什麼東西呀!全班不是已經討論好要畫美少女大撈一筆的嗎?

白:喔……親愛的阿元,你不知道中國文字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嗎?最近看到唐詩,就讓我心跳加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手……

稿子特寫,一堆「文字人」穿著很萌又裸露的衣服擺出撩人的姿勢,還「エヘ」的笑,看起來有點噁心,讓人毛骨悚然。

元:天啊!這種東西會有人想要看嗎!你要怎麼叫班上的女同學穿出去呀?(班上的女同學包圍阿元威脅的畫面)

白:(不懷好意的笑)喔?阿元,你不是搞文學的嗎,竟然這麼迷戀世俗的女性肉體,你不覺得愧對中文字嗎?啊……我真是看錯你了,你沒有感覺到它,是多麼的楚楚可憐,飽受冷漠孤獨的待遇(「廢除中文,改用台文」「簡體成主流 繁體邊緣化」的報紙報導,聚光燈打在灰暗的文字少女身上),好不容易,終於有登上舞台的一天……(背景是文字少女歷經艱辛的奮鬥畫面)

元:什麼跟什麼呀!後天考完就要送印了,宣傳也已經發出去了,官網也已經上線了,我還用心良苦作了巨大的活動廣告,你忍心辜負共同奮鬥的同學,欺騙廣大可憐的消費者嗎?

白:預售賣了多少?

元:三百本。

阿元發現阿祖從小白背後走來。

白:阿元!

元:啊?

白:我們一起捲款潛逃吧!(被阿祖揍暈)

元:謝啦。

小夏跑來,大家拖著小白回去,閒聊快放暑假了,希望明天就趕快考完,校慶趕快來……


TITLE:?
漫畫:EVAN
故事:夕月




學校鬧烘烘的場面。

全班驚恐面向老師的表情。

小白傻笑的遺照。

小白跳樓?騙人的吧!阿元坐在客廳,打開電視,報的就是死亡消息(記者背後還有學生興奮比勝利手勢),關掉。想著一定有什麼問題。

A趕不出槁感到愧對世人(他那種自大狂才不可能作這種事)

B被自己玩弄的女生怨恨下藥,墜樓身亡(不,他有著異於常人的反應能力,就算從三樓掉下去也不會死,小白哈哈哈飛簷走壁跳遠的畫面)

C偷窺別人晚上在教室炒飯不慎身亡(這個好像比較有可能)

啊……完全靜不下來!小白怎麼可能會自殺!阿元倒在房間床上踢枕頭,踹來踹去。到底你想怎樣!




校舍的樓頂。地上有著巨大的詩句塗鴉「人生得意須盡歡」。阿元躲在陰影裡發呆。班上的人什麼都不提,彷彿沒事一樣,班上大家也不動了,就像在大太陽底下升旗一樣沒勁。

空蕩蕩的美術教室。

黑板上的討論記錄。

COSPLAY的半成品。

印出來的白癡原稿。

小夏出現,閒聊樓上不是被封起來,怎麼進來的?

一望無際的天空。

兩個人沈默,若有所思,小夏假裝不經意提到園遊會搞砸的事情。

夏:你不是和他很好嗎?那就替他完成心願……

元:幹!我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了,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替別人過生活(回憶家人碎碎念書不好好念,家裡沒什麼錢供養你云云)!

夏:可是這是你和小白提案的,全班同學都作這麼久了……

元:自己去畫啊!想作的人就自己去作啊!

阿元捏扁罐子,踢飛。好像砸到樓下的人,有人咒罵要上來揍人。

元:靠,是死肥仔那幫的,大條了。

阿元看了小夏一眼,叫她快下樓,自己趕快閃了。




回憶。郊外老社區的球場。打籃球的人。陳舊的街景。溜狗的人。阿元走到洗臉台沖水。看到遠遠的地方,小白不知道在幹嘛。

元:你在幹嘛?

白:嘿嘿。(拿出手上的球棒,上面大大畫著「春眠不覺曉」的漢字塗鴉,還綁了一堆奇怪的絲帶等等裝飾)武器送你。

元:這是什麼?

白:唉--你太遜了,這可是用來對付征服地球黨的宇宙無敵霹靂棒啊!

元:誰是征服地球黨?

白:可--怕--的--文字人!(巨大文字人站在台北中央插腰哈哈大笑)

元:你是小學生嗎?

白:同學,你這樣還有資格自稱是動漫迷呀,真是一點想像力都沒有,唉--那我只好忍痛割愛,換這個給你好了。(拿出另一隻球棒,棒子雕刻成波里切利維納斯的樣子)

阿元黑直線。

元:俗斃啦!這是什麼玩意啊!(往遙遠的地方一丟!)

小白像狗一樣飛奔追去,喔!你怎麼可以污衊藝術!

阿元想起最早認識他的時候,是在一個國際網站上,看到小白得獎的作品超感動,後來才發現他同校,升上二年級的時候,竟然和他同班,而且小白已經留級兩年。真是不可思議的人呀。




小夏和阿祖兩個女孩在逛夜市聊天。阿祖吃著豬血糕,小夏翻著筆記本裡面有四人合拍的大頭貼,抱怨阿元自私,雖然大家都很難過,但是也不能就一直這樣啊!

祖:因為他是一個悶騷的人。

夏:啊?

兩個人找到先前筆記上抄的店面,超級可愛的歌德風服飾店!兩個人陶醉的表情。




阿元家門鈴響,小白的弟弟送了盒子來,說先前他哥有交代,也沒說清楚就跑了。阿元打開盒子,是那根愚蠢的球棒,裡面空空的,把蓋子翻過來一看,發現畫著地圖。




阿元帶著球棒,騎著車,穿梭在台北荒敗的街景中開始尋找塗鴉。心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開始迴避他,像是某種動物本能一樣。回憶看到小白和美少女一起逛街,後來打哈哈問,小白故作神秘。回憶兩個人先前都很熱中某個遊戲,互拼技術,結果後來阿元打破紀錄,小白突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轉移興趣了。媽的,為什麼?(小白的作品又
得獎了)為什麼?(運動會比賽結束,班上同學圍繞在阿元身邊慶祝,但是阿元感覺小白漫不經心望著遠方,越離越遠)為什麼?(小白的靈堂)阿元突然意識到背後有東西出現,突然回頭滿臉驚恐的表情!




音樂教室,阿祖彈著琴。阿元倒在一旁發呆。有一搭沒一搭接話。阿祖突然笑了。

元:幹嘛?

祖:沒事。

元:沒事不要亂笑,很詭異耶!

祖:嘿嘿嘿嘿嘿嘿……(邪惡彈奏魔音傳腦,阿元如孟克吶喊的哀嚎姿態)

窗外背著書包放學牽車的人群。阿祖停了下來。

祖:我只是突然覺得你們很像。

元:啥?

祖:你們兩個互相嫉妒來嫉妒去的。

元:誰嫉妒他啊。

祖:他常常會跟我抱怨他很不服氣呢,說你腦筋靈活,又很受歡迎。

阿元面無表情趴在鋼琴上靜靜聽著。

祖:男生真好笑。

阿元苦笑:哈哈哈。

阿祖又彈起琴。

元:好熟,這是什麼曲子?

阿祖:謫仙的新單曲:「月下獨酌」。




接第7場。牆上的塗鴉伸出筆畫攻擊刺來!阿元閃過,牆壁穿孔。塗鴉文字立體化,變成文字人攻擊過來,阿元用手上的球棒抵擋!

我歌月徘徊,(回憶,四人晚上在海邊沙灘上走著)

夏:都沒有人耶。

祖:都是垃圾……

元:反正晚上看不清楚啦。

白:飛碟來吧!來吧!

我舞影凌亂;(阿元死命躲過文字人的攻擊)

醒時同交歡,(女生放著沖天炮。小白拿著啤酒放阿元頭上)

白:挪。

醉後各分散。(阿元拿球棒和文字人交手過招)

永結無情遊,(小夏和阿祖在月下玩水的畫面。)

白:喂,我跟你說一件事。

元:嗯?

相期渺雲漢。(阿元的球棒彈開文字人的攻擊)

小白望向遠方的側臉。

白:你是我從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

阿元猶疑望向小白。

在斷垣殘壁的廢墟中,阿元躲過文字人的張牙舞爪襲來的攻擊,揮棒打中文字人炸成花瓣!棒子上「春眠不覺曉」的特寫背後,阿元微笑了起來。

元:你喝醉了吧?

小白酷酷的表情。

元:你臉紅了!

小白臉紅強裝酷酷的表情。

元:哈哈哈哈!臉紅了!

月光下的海。

元:臉紅了!

月光下,濱海公路上的摩托車,奔馳的地面,周圍飛逝的風景,只有車頭燈在暗夜裡發光。太平洋的潮水嘩嘩響起,舒服的風吹散了酒意。阿元望著前面小白騎車載著小夏的背影,呼嘯叫了起來。

白:發什麼酒瘋啊!

元:呀呼------

白:喔!魔音傳腦要開始了!快呀!快點阻止他!


10

校慶當日的攤位。

男同學們哭泣地穿著文字人裝招呼客人。

小夏等女同學招呼著客人結帳。

刊物上畫著月影俠大戰文字人的封面。

阿元在屋頂上,倚在圍牆邊喝著罐裝飲料。

擱在身邊的球棒。

阿元望向遠方的表情。

元內心獨白:像是這樣,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

底下校園中熱鬧的場景。

元:當所有的聲音都變小的時候,可以感覺到自己好像站在背後看著自己。

阿元喝乾飲料。

小白站在頂樓牆邊。

小白望向遠方的側臉。

阿元驚訝的表情。

空無一人的牆邊。

元:你在想什麼呢?

空中俯瞰校園裡熙來攘往的人群,屋頂上的巨大塗鴉「人生得意須盡歡」。

元:我在想什麼呢?


(2005/6/30)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5 Sun 2007 21:49
  • 夕陽

在一方小小的食堂裡,我點了幾碟小菜,正要回座。

捧著調味的湯水抬頭,望見你戴著秀氣的眼鏡(恍惚缀上瑣細金鍊沙沙搖盪那種),盤起頭髮,像個嫻雅的女仕迎面走來。你像把傘收起一樣斂著下巴,帶著一點下班的疲倦。像是細細拂去水珠那樣,讓眼神滴落。我假裝從容面壁,蹲在一旁,不企圖打招呼,也沒有必要驚動發出聲響。

我感覺你蹬著高跟鞋的腳步遠了。像是播種的農人漸漸彎腰離去那樣留下水田兩條盪漾的光。我聽著清脆的踱踱像打水漂那樣跳動。我的背後有點溫熱。我不敢回頭,因為你像打開的法櫃那樣,凡俗之眼一旦直視就會焦黑目盲。

你撩起店門的簾幕彷彿輕輕撥開雲彩的夕陽。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小孩不准把房間的門鎖起來。」爸爸是這樣說的。
  搬家以後,有了自己的房間,門總是開著,連幽靈都可以大大方方走進來。有的時候晚上睡覺的時候,望向一無所有的天花板,就會想到那扇不可以鎖的門。在看不見的地方,有著細碎的腳步聲,或許是老鼠的轎子,或者半夜出沒的大頭鬼露出半張臉在偷看,或者是殭屍。我停止呼吸。毛骨悚然地縮進被窩裡。想到可能有誰突然一把把棉被掀開,把我拖出門外,頭髮就有被拉扯的感覺。
  我把喜歡的漫畫,都藏在桌下的紙箱,那是除了衣櫥之外僅存的幾個陰暗角落。坐在書桌前寫作業的時候,爸媽看不見腳下的紙箱,就讓人很安心。我一直認為漫畫可以和成長的速度一起增加,就像身高體重一樣,花掉的零用錢變成身上的肉。
  老爸把紙箱拖了出來。當著我的面一本一本撕掉。
  因為不能鎖門。紙箱裡的漫畫像屍體一樣倒下來,像血一樣慢慢在地板上攤開。因為不能鎖門。
  像是惡鬼在刮身上的肉。我像刮骨的關公,咬牙切齒,面色血紅。書頁破破爛爛掉下來。像是有人拿鑽子在敲打腦袋。打穿可以透光的洞,像門,像空箱。
  窗外一片漆黑。有種想要把窗戶摔碎跳出去的衝動。
  漫畫越撕越多。盜版的一套一套撕完,是正版的昂貴的畫冊。彩色的血肉,彩色的鈔票變成垃圾。越來越多,越撕越多。
  越撕越多,廢紙佈滿了整個房間的地板。老爸的手指使勁,手臂一灑,紙片飛舞著。媽媽、姐姐都屏著氣,一動也不動。風吹紙片就四處亂飛。撕裂的聲音很刺耳。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有東西滴到腳上。我看不見老爸,只有一堆撕裂的血肉在飛,我頭好痛,姐姐站在廢紙之中,客廳的門開著,她手上還提著書包,箱子裡面也有她的書,她的血肉在飛,從房間灑到客廳,被風吹到門外,老爸面無表情撕著,太多廢紙堆在他身邊,看不見他的表情,外面好像有人尖叫的聲音,汽車喇叭在巷道裡亂按,我看不見房間,只聽得到窸窸窣窣的摺疊聲響包圍在四周,伸手一撈都是廢紙,我看不見窗外黑暗的世界,皮膚被紙擦得很痛,鼻涕沾到紙上,一呼吸就會堵住鼻孔,咳嗽就會吃到紙,是姐姐心愛的作家,是姐姐的肉,我伸出舌頭去舔,外面很吵,但是又安靜了下來,我看不見家人,也聽不見撕紙的聲音,好像雙手摀住耳朵,可以清楚聽見自己口水咽下喉嚨的過程。那個時候,我還沒有聞到焦味,也不知道,被紙覆蓋的星球在燃燒。


-
KEY WORD:強迫打開的秘密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推開頂樓的門,風呼呼吹了過來。
  牆邊有著很長很長的金屬樓梯,像是軍艦上的配備,上面就是艦橋的塔台。
  「嘿--咻--」
  緊緊抓著鐵條,一根一根往上爬。呼吸的時候會聞到鐵銹和油漆的味道。手緊緊抓著,不敢往下看。像攀登峭壁一樣,風在耳邊旋轉,大樓一棟一棟矮了下去,天空越來越近。
  樓梯中斷了。抬起頭來,距離塔頂還有四五個大人那麼高的距離。我喘口氣,手被太陽咬得通紅。
  整座高塔分成兩層,下半是電梯間的機房,隔著幾根三十公分的短柱,把上面的水塔撐起來。我側著身子躺下來,像是結蛹的蟲。一步一步縮進去,可以聞到水泥的味道,陰涼的空氣在蠕動,慢慢把我拉進夾縫之中。先是左手,左肩,再來是左腳。大樓的陰影像海嘯一樣慢慢覆蓋過來。
  我進入了艦橋。
  臉上面對的是沒有修邊的水泥牆面,像石礁一樣,長滿整片天花板。鐵釘突刺出來彷彿要扎進眼睛。四面八方白光浮動。沒有一點聲音。
  「咿--」
  我的聲音在三十公分的空洞裡面旋轉著,變成巨大的漩渦,像廟裡反覆堆積的佛號,一層一層沉澱下來。我會變成化石。我是恐龍。
  這是沉船。
  「啊--」
  簡直就像遠方的霧笛聲。恐龍在深深的地殼裡咆嘯著,發出肚子翻攪的聲響。
  在三十層大廈的頂樓上,恐龍發出古老又沒有人能夠理解的聲音。
  「咿--」
  「啊--」

-
KEY WORD:空間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卿搖搖晃晃地爬上雙層床的上舖,嘿!跳了下來。
  裙擺像花苞一樣綻開。米色的洋裝,雪白的襯裙,藍色格紋的底褲。棉被翻起波浪,枕頭四處漂流。床墊咿呀悶哼一聲。有點暈眩。
  似乎聞到了海的氣味。
  「噯嘿。」小卿拉拉裙擺,偏頭笑了。
  窗外的樹蔭搖晃著,影子在床上盪漾。
  「再玩一次吧。」
  大人們在遙遠的地方討論著遙遠的事情,客廳傳來沙沙的電視聲。我們不斷爬上去。
  跳下來。
  爬上去,跳下來。
  高頻率的電波在流動。
  隔著上鎖的門把,傳來客廳的笑聲。
  小卿的胸部像陽光一樣平坦。藍色格紋的底褲掉在床角。有海的味道。
  她深吸一口氣,發出海豚的聲音。
  百葉窗放了下來,像潮水一樣搖曳著。
  爬上去,跳下來。像海豚一樣跳躍著,弓起身子。
  要掉下去了!
  她睜大眼睛,雙手掐進我的背上。

-
KEY WORD: 時間 雙層床 わんぱく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地點:客廳
角色:母,兄,弟


△兄弟入,跑到客廳沙發上坐定盯著螢幕,弟一臉無聊的表情,兄很興奮。

兄:「快快快,要開獎了,快點啦!啊~~遙控拿來」
電視os:「我們現在可以看到第一個號碼已經開出來了,第一個號碼是……22,第一個號碼是22號」

△兄一副喪氣的表情。

兄:「阿~~第一個號碼沒中」
弟:「反正號碼那麼多,擔心太早了吧」
兄:「你又沒買彩券,少在旁邊幸災樂禍啦!走開走開,你會把霉運傳染到我身上!去去……坐過去一點啦!」
os:「第二個號碼出來了,是17號!」

△母親入。

兄:「中一個了!中一個了!耶!啊……媽……你有沒有買彩券?一起來看開獎嘛!」
媽:「你在急什麼急?不是叫你幫忙把衣服丟進洗衣機洗,交待的事情沒做卻給我跑來看電視!」
兄:「哎喲!媽!衣服等下再洗就好,先對彩券啦!你看我已經中一個號碼了耶!我有愈感這次一定會有好運,星座運勢說我這個禮拜有偏財運,你看你看……」

△停電,眾人僵住。

媽:「喂喂停電了,改快去找手電筒。把房間裡的電源關掉,我去看衣服。」

△手電筒亮。

弟:「唉……我看你大概沒有發財的命。」

△兄焦躁。

兄:「少咒我,電一定馬上就來了,我已經中一個號碼了,媽的電還不趕快來……」
弟:「唉呀你不會中的啦,不要作夢啦」

△燈亮,電視聲響起,電來了。

兄:「電來了耶!」
os:「現在號碼已經全部都開出來了,依照順序是22.17.3.23.29.18特別號是9號……」

△兄喪氣,弟愣住看著螢幕,走近電視。

弟:「哥……」
兄:「幹麼?想笑就笑啊!我現在正不爽!」
弟:「不是啦……哥……」
兄:「幹麼?你中邪啦?電視沒什麼好看的啦!關掉關掉!」

△兄搶遙控,弟緊抓不放。

弟:「等一下!不是啦!哥……我好像中了二獎耶……」
兄:「什麼?真的嗎?彩券在哪裡?在哪裡?」
弟:「我記得放在口袋……奇怪……」

△弟掏口袋老半天沒有,兄疑心看著弟。

兄:「不會是唬人的吧,我就知道哪有這麼好康的事。」
弟:「我好像放在換的褲子裡面……(朝屋內大叫)媽!媽!你有沒有看到我那條黑色的牛仔褲?」
母os:「什麼牛仔褲?全部都丟去洗了啦。」

△弟搖晃兄的肩膀。

弟:「我的幾百萬啊啊啊~~」
兄:「你這個笨蛋!!!」


(2003/6/8)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5 Sun 2007 20:55
  • 鐵窗

  紗門打開,外面的世界很刺眼。
  我吊起衣服,層層疊疊的衣服,不同的顏色,晾在狹小的陽台上,世界切割成一片一片。愛,與正義,與和平。我打了個哈欠,衣服飄動,我打了個噴嚏。
  鼻涕黏在老爸的衣服上,反正沒人理他,晾起來。
  對面的陽台有人影。這種下午。可怕的歐巴桑。小心。沒什麼好看的。回去睡覺吧。我忍不住偷瞄一眼。隔著逆光的頭殼,隔著層層疊疊飄揚的衣服,隔著鐵窗,隔著每天出門上學的小巷,我呆住了。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
  自從那次以後,我想過望遠鏡,街口堵人,屋頂攀牆而下,或者更專業一點。拉上鐵窗,眼睛關在裡面,比別人利,世界切成一片一片,不同的顏色。算了。我不高也不帥。
  我一直記得鐵窗後的那個女孩,打了幾次手槍,有點小小的罪惡感。
  有人說,台灣是世界上最愛裝鐵窗的國家。客廳,陽台,臥室,廚房,滿街的鐵窗,裝這幹麼?
  不敢抓賊的警察說:為了和平。
  不打折的鐵窗店老闆娘說:為了正義。
  白坐牢的老爸說:為了愛。
  我總是低著頭,看他們的肚子,說話,上下起伏。
  如果沒有鐵窗,或許就可以探頭揮手,打聲招呼,然後就會看到她對我笑。老師對我笑:你的頭髮顏色為什麼不一樣?哈哈哈哈哈。大家都很快樂。
  我走到辦公桌前罰站,低著頭,看到不同顏色的襪子,鐵窗裡的少女站在旁邊!老師罵我們。亂七八糟!主任把他叫走。我和她被晾在鐵窗裡,像飄動的衣服,世界切割成一片一片,像成績單上的表格,像怎麼想也寫不滿600字的悔過書,像漫畫的邊框。
  鐵窗之中,我們兩個被關在一起,相依為命。真不賴!(2004/1/8)
  我想我有一點點了解老爸的心情。
  那天老師一直罵到上課鈴響才結束。我扮了鬼臉,看到她對我笑。


2003/12/29
2003/1/6 v.2
2003/1/7 v.3
2003/1/8 v.4
a script for wolfenstein's comic
汪曾祺習作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5 Sun 2007 20:52
  • Yakult

  商學院的中庭暗暗的,只有幾盞營養不良的日光燈從遙遠的高處打來。
  「所以說,這個想法早在我大一的時候就有學長姐在嚷嚷要組織起來,等到我們作了幹部,也都計畫想要社團化,現在畢業了,沒想到還是重複同樣的想法……」
  C拄著下巴,逆光的表情看起來像是蒙上棉被一樣疲倦,突然笑了起來:「你們為什麼連喝養樂多都可以喝成像在PUB裡面一樣……」
  養樂多,一排五罐,塑膠膜把他們緊緊的裹在一起,和擺在7-00架上的時候差不多。只不過在一、三、五罐上面都分別插了支吸管,像是沒有蕊心的白蠟燭,有種宴會的氣氛。
  「這該不會是你們學生會流傳的傳統喝法……」C皺眉說。男A笑笑,湊近養樂多的動作彷彿吹奏排笛,男B隨即把5瓶緊密連接的養樂多拉了過來,兩人手腕交錯,雙唇湊上左右兩側的吸管,成交杯酒的姿勢喝了起來。
  「god...應該把你們照下來。」C擺出一附不可理諭又癱軟的表情。
  「我今天怎麼會忘了帶照相機呢?唉呀。」女A說。
  「你應該帶的。」
  「我本來要帶的,今天本來也應該要作活動紀錄……」
  雖然已經晚上10點多,商館中庭還是開了不少桌,一團一團的竊竊私語。隔壁桌來了幾個學生,桌上擺著蛋糕,插著豔綠桃紅死白相間的那種俗氣數字蠟燭,正在點火,男女對看。
  「我們來幫他們唱生日快樂歌吧?」男A說。
  「唱啊唱啊。」
  「祝你……祝你生日快樂……」小小聲的,輕佻的歌聲。
  「要唱就唱大聲一點嘛。」
  「算了。」
  第一排養樂多見底,男B把剩下的一排養樂多拆散,掏出一瓶喝起來。
  「喂喂,你怎麼可以破壞我的樂趣。」
  男A把三罐養樂多湊成三角形,各戳一支吸管。
  女A竊笑起來,「不行,這已經超出我能接受的範圍了。」
  「試試看嘛。」
  女A猛搖頭。
  「欸,我們來試試看,誰能用舌頭戳破瓶蓋喝養樂多好不好。」男B說。
  「拜託,舌頭怎麼戳得破。」
  「手指都能戳破了……」
  「拜託,手指有骨頭好不好。」C搭腔。
  「來比賽嘛,要不然我們來打賭。」
  「你先試嘛。」
  「誰要試試看?」
  「你先試嘛,反正7-11就在旁邊,你戳得破,我等一下再買一排給你好不好。」C都快趴到桌上了。
  旁邊一陣掌聲,伴隨著浩浩蕩蕩的生日快樂歌,一大群人抬著點好蠟燭的蛋糕,火光熠熠,歡欣鼓舞的移向中庭另一邊。盆栽後面的洋傘桌邊,站著一個詫異的女學生,兩手無處可擺只得懸空僵直,O型嘴慢慢露出微笑,起鬨的聲音此
起彼落。
  「喂,戳不破耶。」
  「剛剛應該先說好要怎麼處罰的。」
  「看吧,唉,白費還想幫你買養樂多喔。」
  「真的戳不破,我們把規則改成用舌頭掀開蓋子好了?」(2002/10/19,如今重讀,頗有契訶夫的寫生感)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30,上海。

  對上海人來說,世界變化的速度就像盒子砲扣板機一樣快。一早出門,明明坐的是牛車,下午就開鐵甲戰艦回家了。那團團繚繞的蒸氣香火鼎盛,翻飛捲雲,人們翱翔在南京路上,喝著德國酒,看俄國舞女,上義大利舖子擦皮鞋,穿戴法國的流行時尚。那是電波的天堂,無線電叫嚷大鼓書,舞廳咆嘯爵士樂,轉眼間又都變成噗噗氣氣的引擎聲,扳下機括,城市就會變形飛天,朝六次元極樂世界前進。

  這個繁華進步的城市裡面有三百多萬人在生活。幾個正在長大的男孩女孩,幾個在時代裡奮力前進的老頭們,一個召神遊街的戲班子,一隻高深莫測的八千年大熊貓,合力為你呈現一個奇妙的故事,這就是《蠻王孟獲在上海──蒸氣時代魔幻羅曼史》。(2003/6/20)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萬城騰空的時代。

  為了國家,為了家族,為了榮耀和王權,更為了人類的拓展和飛昇,人們無
所不用其極地把城市送上天。這些飛行城市,人們給了他們一個美妙的名字──
雲都。

  千年來開創建築觀念的花特海噴家族漸次沒落,以飛行技術改良揚名聯邦的
里耳里家族急起直追。兩大雲都建築家族在晴空洋上相互較勁,磚瓦堆砌青雲殿
,尺規重劃星座宮,直到數年前史上最大的災難──《千年風向雞》墜落……

  故事從9歲就獲得流星機關頭銜的天才少女──維若妮卡.雅基.花特海噴
想要重振家名出發,沒想到死對頭里爾里家的接班人竟然是不學無術夢想製造飛
行機械的紈褲少年!隨著旅程的路途前進,出現了臉上拓印奴隸徽記的吟遊鳥人
、在大隧道裡狂飆蜥蜴的大姐頭、吹噓學識的侍衛隊長、直到維若妮卡遇見傳說
中御山而行的愚公……晴空洋岸掀起新時代的波濤,《千年風向雞》為什麼會墜
落?洞天福國的政治權謀為何?競圖失敗的維若妮卡又該往哪裡去?

  Castle in the Sky project 空中樓閣計劃
  chapter of ”Pious Incoherence”消失的風向雞(2003/6/20)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