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學院的中庭暗暗的,只有幾盞營養不良的日光燈從遙遠的高處打來。
  「所以說,這個想法早在我大一的時候就有學長姐在嚷嚷要組織起來,等到我們作了幹部,也都計畫想要社團化,現在畢業了,沒想到還是重複同樣的想法……」
  C拄著下巴,逆光的表情看起來像是蒙上棉被一樣疲倦,突然笑了起來:「你們為什麼連喝養樂多都可以喝成像在PUB裡面一樣……」
  養樂多,一排五罐,塑膠膜把他們緊緊的裹在一起,和擺在7-00架上的時候差不多。只不過在一、三、五罐上面都分別插了支吸管,像是沒有蕊心的白蠟燭,有種宴會的氣氛。
  「這該不會是你們學生會流傳的傳統喝法……」C皺眉說。男A笑笑,湊近養樂多的動作彷彿吹奏排笛,男B隨即把5瓶緊密連接的養樂多拉了過來,兩人手腕交錯,雙唇湊上左右兩側的吸管,成交杯酒的姿勢喝了起來。
  「god...應該把你們照下來。」C擺出一附不可理諭又癱軟的表情。
  「我今天怎麼會忘了帶照相機呢?唉呀。」女A說。
  「你應該帶的。」
  「我本來要帶的,今天本來也應該要作活動紀錄……」
  雖然已經晚上10點多,商館中庭還是開了不少桌,一團一團的竊竊私語。隔壁桌來了幾個學生,桌上擺著蛋糕,插著豔綠桃紅死白相間的那種俗氣數字蠟燭,正在點火,男女對看。
  「我們來幫他們唱生日快樂歌吧?」男A說。
  「唱啊唱啊。」
  「祝你……祝你生日快樂……」小小聲的,輕佻的歌聲。
  「要唱就唱大聲一點嘛。」
  「算了。」
  第一排養樂多見底,男B把剩下的一排養樂多拆散,掏出一瓶喝起來。
  「喂喂,你怎麼可以破壞我的樂趣。」
  男A把三罐養樂多湊成三角形,各戳一支吸管。
  女A竊笑起來,「不行,這已經超出我能接受的範圍了。」
  「試試看嘛。」
  女A猛搖頭。
  「欸,我們來試試看,誰能用舌頭戳破瓶蓋喝養樂多好不好。」男B說。
  「拜託,舌頭怎麼戳得破。」
  「手指都能戳破了……」
  「拜託,手指有骨頭好不好。」C搭腔。
  「來比賽嘛,要不然我們來打賭。」
  「你先試嘛。」
  「誰要試試看?」
  「你先試嘛,反正7-11就在旁邊,你戳得破,我等一下再買一排給你好不好。」C都快趴到桌上了。
  旁邊一陣掌聲,伴隨著浩浩蕩蕩的生日快樂歌,一大群人抬著點好蠟燭的蛋糕,火光熠熠,歡欣鼓舞的移向中庭另一邊。盆栽後面的洋傘桌邊,站著一個詫異的女學生,兩手無處可擺只得懸空僵直,O型嘴慢慢露出微笑,起鬨的聲音此
起彼落。
  「喂,戳不破耶。」
  「剛剛應該先說好要怎麼處罰的。」
  「看吧,唉,白費還想幫你買養樂多喔。」
  「真的戳不破,我們把規則改成用舌頭掀開蓋子好了?」(2002/10/19,如今重讀,頗有契訶夫的寫生感)
創作者介紹

寒月芙蕖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