紗門打開,外面的世界很刺眼。
  我吊起衣服,層層疊疊的衣服,不同的顏色,晾在狹小的陽台上,世界切割成一片一片。愛,與正義,與和平。我打了個哈欠,衣服飄動,我打了個噴嚏。
  鼻涕黏在老爸的衣服上,反正沒人理他,晾起來。
  對面的陽台有人影。這種下午。可怕的歐巴桑。小心。沒什麼好看的。回去睡覺吧。我忍不住偷瞄一眼。隔著逆光的頭殼,隔著層層疊疊飄揚的衣服,隔著鐵窗,隔著每天出門上學的小巷,我呆住了。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
  自從那次以後,我想過望遠鏡,街口堵人,屋頂攀牆而下,或者更專業一點。拉上鐵窗,眼睛關在裡面,比別人利,世界切成一片一片,不同的顏色。算了。我不高也不帥。
  我一直記得鐵窗後的那個女孩,打了幾次手槍,有點小小的罪惡感。
  有人說,台灣是世界上最愛裝鐵窗的國家。客廳,陽台,臥室,廚房,滿街的鐵窗,裝這幹麼?
  不敢抓賊的警察說:為了和平。
  不打折的鐵窗店老闆娘說:為了正義。
  白坐牢的老爸說:為了愛。
  我總是低著頭,看他們的肚子,說話,上下起伏。
  如果沒有鐵窗,或許就可以探頭揮手,打聲招呼,然後就會看到她對我笑。老師對我笑:你的頭髮顏色為什麼不一樣?哈哈哈哈哈。大家都很快樂。
  我走到辦公桌前罰站,低著頭,看到不同顏色的襪子,鐵窗裡的少女站在旁邊!老師罵我們。亂七八糟!主任把他叫走。我和她被晾在鐵窗裡,像飄動的衣服,世界切割成一片一片,像成績單上的表格,像怎麼想也寫不滿600字的悔過書,像漫畫的邊框。
  鐵窗之中,我們兩個被關在一起,相依為命。真不賴!(2004/1/8)
  我想我有一點點了解老爸的心情。
  那天老師一直罵到上課鈴響才結束。我扮了鬼臉,看到她對我笑。


2003/12/29
2003/1/6 v.2
2003/1/7 v.3
2003/1/8 v.4
a script for wolfenstein's comic
汪曾祺習作
創作者介紹

寒月芙蕖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