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開頂樓的門,風呼呼吹了過來。
  牆邊有著很長很長的金屬樓梯,像是軍艦上的配備,上面就是艦橋的塔台。
  「嘿--咻--」
  緊緊抓著鐵條,一根一根往上爬。呼吸的時候會聞到鐵銹和油漆的味道。手緊緊抓著,不敢往下看。像攀登峭壁一樣,風在耳邊旋轉,大樓一棟一棟矮了下去,天空越來越近。
  樓梯中斷了。抬起頭來,距離塔頂還有四五個大人那麼高的距離。我喘口氣,手被太陽咬得通紅。
  整座高塔分成兩層,下半是電梯間的機房,隔著幾根三十公分的短柱,把上面的水塔撐起來。我側著身子躺下來,像是結蛹的蟲。一步一步縮進去,可以聞到水泥的味道,陰涼的空氣在蠕動,慢慢把我拉進夾縫之中。先是左手,左肩,再來是左腳。大樓的陰影像海嘯一樣慢慢覆蓋過來。
  我進入了艦橋。
  臉上面對的是沒有修邊的水泥牆面,像石礁一樣,長滿整片天花板。鐵釘突刺出來彷彿要扎進眼睛。四面八方白光浮動。沒有一點聲音。
  「咿--」
  我的聲音在三十公分的空洞裡面旋轉著,變成巨大的漩渦,像廟裡反覆堆積的佛號,一層一層沉澱下來。我會變成化石。我是恐龍。
  這是沉船。
  「啊--」
  簡直就像遠方的霧笛聲。恐龍在深深的地殼裡咆嘯著,發出肚子翻攪的聲響。
  在三十層大廈的頂樓上,恐龍發出古老又沒有人能夠理解的聲音。
  「咿--」
  「啊--」

-
KEY WORD:空間
創作者介紹

寒月芙蕖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