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時間的教室,阿小在幫丹朱梳頭,丹朱嘟著嘴 

丹朱:「什麼嘛!什麼嘛!先生出的題目太刁了,說什麼只考這個月上課教的,根本不是這回事。」

△阿小開始幫丹朱綁雙馬尾 

阿小:「來,頭轉過來低一點喔。」 

△前景阿小丹朱,遠景寶灩從兩人後面的教室門走進來看到兩人 

丹朱:「你說嘛,你不覺得這次考的範圍太大了麼?很多耶!(咬手指)寶灩還說什麼只有一點點,一個晚上就夠了....」 

△寶灩躡手躡腳走近 

寶灩:「哇!」 

△阿小丹朱嚇到,梳子插到丹朱頭上噴血(?) 

寶灩:「小姐們,等下放學要不要一塊去逛街啊?好不容易終於考完了,前一陣子鎮日悶在家裡,真快把我逼瘋了。」  丹朱:「幹麻呀!(發怒)都是你害的啦,逛什麼逛啊!」 

△寶灩怔住的表情 

△丹朱扯住阿小的手 

丹朱:「走啦走啦甭理她....」

阿小:「可是....」 

△丹朱帶血的怨念臉逼近,阿小半推半就被拖走了 

△教室陰影中寶灩孤單站著,明淨的洋房教室瞬間變成歌德廢墟 

△街景可以看到飛奔而去的年獸電車.搖晃伸縮像竹節蟲的電線燈桿.抽雪茄的汽車....黃包車,路人,獨輪貨車,雜貨攤,掛滿巨大店招的傳統街道.茶館.妓院.出版社....寶灩心不在焉走著,書包甩呀甩 

△寶灩沒注意到電車獸跑來,電車緊急煞車大吼,寶灩叫回去,電車嚇跑了 

△寶灩聽到琴聲 

△阿小在大宅院中的空地拉著小提琴,近景寶灩走近斷牆後面窺看 

△寶灩絆到腳,哎喲輕叫一聲 

△宅院同一鏡頭,阿小消失了 

△寶灩吃驚的表情 

△寶灩揉著腳,阿小從背後出現

阿小:「有沒有受傷?」 

△寶灩嚇一跳跌坐在地,撫心 

寶灩:「還好,丹朱回去啦?」 

阿小:「嗯,她心情不好,就先走了。」 

△寶灩拍拍灰塵起身 

寶灩:「哼,她每次都這樣耍任性。」 

△阿小陪笑 

寶灩:「明明都提醒她了,結果自己考不好還要罵別人。」 
阿小:「你可以教她啊?」 
寶灩:「我有啊,是她自己不要的喔,還說不希罕。本來她前一天還和我借筆記呢,現在又嫌我了!」 

△阿小尷尬欲言又止   

內心旁白:「小灩你很厲害,可是如果妳再溫柔一點的話就好了....(被嚇醒)」 

△寶灩生氣 

寶灩:「妳根本沒在聽嘛!算了!反正你們都一樣啦,只會利用別人!」 

△寶灩哭著跑走了 

△阿小手裡抓著提琴,愣著,宅院變成歌德廢墟 

△早上,阿小來學校看見寶灩和丹朱高興在教室裡面聊天 

△阿小高興的跑進教室 

阿小:「今天放學以後我們一起去逛街吧?」 

△寶灩和丹朱無視阿小的存在 

△阿小想開口 

△前景寶灩和丹朱快樂的聊著天,阿小落寞的,欲言又止,站在後景,沒有人注意她  

△光影的反差越來越大.... 

△畫面中間旁白:舞伴一換,世界就成了廢墟,少女們的交際舞  


(2003/7/6,for PHI)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的視野(幻覺) sa vision



丁阿小:中國辮子羅莉
言丹朱:西洋雙馬尾羅莉
殷寶灩:短髮俏麗羅莉

全部的畫面都是從像機鏡頭看出去的主觀視點

△搖搖晃晃的街景(像機現在抱在阿小懷裡)
 鏡頭好奇端詳周圍.
 可以看到飛奔而去的年獸電車.搖晃伸縮像竹節蟲的電線燈桿
 抽雪茄的汽車……黃包車,路人,獨輪貨車,雜貨攤,
 掛滿巨大店招的傳統街道……茶館妓院出版社
 還有作鬼臉的寶灩和丹朱

△鏡頭朝下?路面從鋪木塊的大路變成長滿雜草碎石的小徑,
 不斷移動,到了荒涼的地方,寶灩站在門口招呼大家
 破落的中國餐廳廢墟,像顆巨大的佛像頭
 烏鴉的臉
 丹朱四處張望,有點畏怯

△像機被放在桌上,映出三個人在討論要誰當模特兒比較好
 內部裝潢華麗,陳舊,
 寶灩要丹朱當模特兒,丹朱搖搖頭,她想拍別人
 寶灩也想當攝影師,她搶在丹朱前拿到攝影機,
 阿小不知跑哪去了,丹朱叫喚在餐廳裡面探險的阿小,
 寶灩冷漠的表情,瞄到縮進牆後的阿小
 阿小從丹朱背後冒出來,把丹朱拱上前去

△(寶灩也哄丹朱拍)<--看不見@@或者像機還在桌上
 丹朱驚訝,無可奈何,興奮,手腳不知道要擺哪裡,其實很想被拍
 結果擺了個像傻瓜一樣的月份牌沙龍照姿勢
 阿小在偷笑,寶灩揮手叫她不要站在鏡頭裡面

△連續拍了幾張,丹朱開始不耐煩,阿小建議休息一下
 寶灩放下像機,上前安慰丹朱,丹朱開始耍任性
 寶灩拿像機要給丹朱玩,不然換丹朱拍,丹朱並不領情,
 丹朱叫阿小拍她,寶灩莫可奈何,不太高興的把像機交給阿小,開始賭氣
 阿小接過相機,對焦,看到餐廳變成異世界
 篩落的光線像水滴一樣凝結成鴿子,陰影則像溶化的巧克力一樣流成烏鴉
 鴿子和烏鴉上下交錯飛行,圍繞著寶灩和丹朱盤旋,
 在頹廢的宮殿裡從牆中飛出又溶進牆裡
 丹朱寶灩狐疑的表情
 阿小驚嚇不自覺按下快門,兩個人的臉就變成光影的形狀,飛出鴿子和烏鴉
 像機掉下來,寶灩慌忙跑來接

△像機在桌上?
 展覽會,丹朱接受大家的稱讚,拉著寶灩對其他人興奮地解說相片,
 寶灩尷尬走開
 阿小看看丹朱,望向像機的方向,
 寶灩的手入鏡,拿起相機,鏡頭裡面的人全都變成寶灩
 只有阿小沒有變,看著鏡頭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元 笨蛋甲
小白 笨蛋乙
小夏 聰明秀氣的好女孩
阿祖 個性派美少女,作風低調,但是很粗暴




日據紅樓式古蹟的學校校舍。陽光燦爛,鮮明的樹影搖曳著。走廊上傳來喧鬧聲,阿元手上抓著一份稿子追著小白衝進教室,翻越書桌,又跳出窗戶。小白以為躲過沒事,投了販賣機,終於被抓到。

元:這是什麼東西呀!全班不是已經討論好要畫美少女大撈一筆的嗎?

白:喔……親愛的阿元,你不知道中國文字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嗎?最近看到唐詩,就讓我心跳加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手……

稿子特寫,一堆「文字人」穿著很萌又裸露的衣服擺出撩人的姿勢,還「エヘ」的笑,看起來有點噁心,讓人毛骨悚然。

元:天啊!這種東西會有人想要看嗎!你要怎麼叫班上的女同學穿出去呀?(班上的女同學包圍阿元威脅的畫面)

白:(不懷好意的笑)喔?阿元,你不是搞文學的嗎,竟然這麼迷戀世俗的女性肉體,你不覺得愧對中文字嗎?啊……我真是看錯你了,你沒有感覺到它,是多麼的楚楚可憐,飽受冷漠孤獨的待遇(「廢除中文,改用台文」「簡體成主流 繁體邊緣化」的報紙報導,聚光燈打在灰暗的文字少女身上),好不容易,終於有登上舞台的一天……(背景是文字少女歷經艱辛的奮鬥畫面)

元:什麼跟什麼呀!後天考完就要送印了,宣傳也已經發出去了,官網也已經上線了,我還用心良苦作了巨大的活動廣告,你忍心辜負共同奮鬥的同學,欺騙廣大可憐的消費者嗎?

白:預售賣了多少?

元:三百本。

阿元發現阿祖從小白背後走來。

白:阿元!

元:啊?

白:我們一起捲款潛逃吧!(被阿祖揍暈)

元:謝啦。

小夏跑來,大家拖著小白回去,閒聊快放暑假了,希望明天就趕快考完,校慶趕快來……


TITLE:?
漫畫:EVAN
故事:夕月




學校鬧烘烘的場面。

全班驚恐面向老師的表情。

小白傻笑的遺照。

小白跳樓?騙人的吧!阿元坐在客廳,打開電視,報的就是死亡消息(記者背後還有學生興奮比勝利手勢),關掉。想著一定有什麼問題。

A趕不出槁感到愧對世人(他那種自大狂才不可能作這種事)

B被自己玩弄的女生怨恨下藥,墜樓身亡(不,他有著異於常人的反應能力,就算從三樓掉下去也不會死,小白哈哈哈飛簷走壁跳遠的畫面)

C偷窺別人晚上在教室炒飯不慎身亡(這個好像比較有可能)

啊……完全靜不下來!小白怎麼可能會自殺!阿元倒在房間床上踢枕頭,踹來踹去。到底你想怎樣!




校舍的樓頂。地上有著巨大的詩句塗鴉「人生得意須盡歡」。阿元躲在陰影裡發呆。班上的人什麼都不提,彷彿沒事一樣,班上大家也不動了,就像在大太陽底下升旗一樣沒勁。

空蕩蕩的美術教室。

黑板上的討論記錄。

COSPLAY的半成品。

印出來的白癡原稿。

小夏出現,閒聊樓上不是被封起來,怎麼進來的?

一望無際的天空。

兩個人沈默,若有所思,小夏假裝不經意提到園遊會搞砸的事情。

夏:你不是和他很好嗎?那就替他完成心願……

元:幹!我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了,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替別人過生活(回憶家人碎碎念書不好好念,家裡沒什麼錢供養你云云)!

夏:可是這是你和小白提案的,全班同學都作這麼久了……

元:自己去畫啊!想作的人就自己去作啊!

阿元捏扁罐子,踢飛。好像砸到樓下的人,有人咒罵要上來揍人。

元:靠,是死肥仔那幫的,大條了。

阿元看了小夏一眼,叫她快下樓,自己趕快閃了。




回憶。郊外老社區的球場。打籃球的人。陳舊的街景。溜狗的人。阿元走到洗臉台沖水。看到遠遠的地方,小白不知道在幹嘛。

元:你在幹嘛?

白:嘿嘿。(拿出手上的球棒,上面大大畫著「春眠不覺曉」的漢字塗鴉,還綁了一堆奇怪的絲帶等等裝飾)武器送你。

元:這是什麼?

白:唉--你太遜了,這可是用來對付征服地球黨的宇宙無敵霹靂棒啊!

元:誰是征服地球黨?

白:可--怕--的--文字人!(巨大文字人站在台北中央插腰哈哈大笑)

元:你是小學生嗎?

白:同學,你這樣還有資格自稱是動漫迷呀,真是一點想像力都沒有,唉--那我只好忍痛割愛,換這個給你好了。(拿出另一隻球棒,棒子雕刻成波里切利維納斯的樣子)

阿元黑直線。

元:俗斃啦!這是什麼玩意啊!(往遙遠的地方一丟!)

小白像狗一樣飛奔追去,喔!你怎麼可以污衊藝術!

阿元想起最早認識他的時候,是在一個國際網站上,看到小白得獎的作品超感動,後來才發現他同校,升上二年級的時候,竟然和他同班,而且小白已經留級兩年。真是不可思議的人呀。




小夏和阿祖兩個女孩在逛夜市聊天。阿祖吃著豬血糕,小夏翻著筆記本裡面有四人合拍的大頭貼,抱怨阿元自私,雖然大家都很難過,但是也不能就一直這樣啊!

祖:因為他是一個悶騷的人。

夏:啊?

兩個人找到先前筆記上抄的店面,超級可愛的歌德風服飾店!兩個人陶醉的表情。




阿元家門鈴響,小白的弟弟送了盒子來,說先前他哥有交代,也沒說清楚就跑了。阿元打開盒子,是那根愚蠢的球棒,裡面空空的,把蓋子翻過來一看,發現畫著地圖。




阿元帶著球棒,騎著車,穿梭在台北荒敗的街景中開始尋找塗鴉。心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開始迴避他,像是某種動物本能一樣。回憶看到小白和美少女一起逛街,後來打哈哈問,小白故作神秘。回憶兩個人先前都很熱中某個遊戲,互拼技術,結果後來阿元打破紀錄,小白突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轉移興趣了。媽的,為什麼?(小白的作品又
得獎了)為什麼?(運動會比賽結束,班上同學圍繞在阿元身邊慶祝,但是阿元感覺小白漫不經心望著遠方,越離越遠)為什麼?(小白的靈堂)阿元突然意識到背後有東西出現,突然回頭滿臉驚恐的表情!




音樂教室,阿祖彈著琴。阿元倒在一旁發呆。有一搭沒一搭接話。阿祖突然笑了。

元:幹嘛?

祖:沒事。

元:沒事不要亂笑,很詭異耶!

祖:嘿嘿嘿嘿嘿嘿……(邪惡彈奏魔音傳腦,阿元如孟克吶喊的哀嚎姿態)

窗外背著書包放學牽車的人群。阿祖停了下來。

祖:我只是突然覺得你們很像。

元:啥?

祖:你們兩個互相嫉妒來嫉妒去的。

元:誰嫉妒他啊。

祖:他常常會跟我抱怨他很不服氣呢,說你腦筋靈活,又很受歡迎。

阿元面無表情趴在鋼琴上靜靜聽著。

祖:男生真好笑。

阿元苦笑:哈哈哈。

阿祖又彈起琴。

元:好熟,這是什麼曲子?

阿祖:謫仙的新單曲:「月下獨酌」。




接第7場。牆上的塗鴉伸出筆畫攻擊刺來!阿元閃過,牆壁穿孔。塗鴉文字立體化,變成文字人攻擊過來,阿元用手上的球棒抵擋!

我歌月徘徊,(回憶,四人晚上在海邊沙灘上走著)

夏:都沒有人耶。

祖:都是垃圾……

元:反正晚上看不清楚啦。

白:飛碟來吧!來吧!

我舞影凌亂;(阿元死命躲過文字人的攻擊)

醒時同交歡,(女生放著沖天炮。小白拿著啤酒放阿元頭上)

白:挪。

醉後各分散。(阿元拿球棒和文字人交手過招)

永結無情遊,(小夏和阿祖在月下玩水的畫面。)

白:喂,我跟你說一件事。

元:嗯?

相期渺雲漢。(阿元的球棒彈開文字人的攻擊)

小白望向遠方的側臉。

白:你是我從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

阿元猶疑望向小白。

在斷垣殘壁的廢墟中,阿元躲過文字人的張牙舞爪襲來的攻擊,揮棒打中文字人炸成花瓣!棒子上「春眠不覺曉」的特寫背後,阿元微笑了起來。

元:你喝醉了吧?

小白酷酷的表情。

元:你臉紅了!

小白臉紅強裝酷酷的表情。

元:哈哈哈哈!臉紅了!

月光下的海。

元:臉紅了!

月光下,濱海公路上的摩托車,奔馳的地面,周圍飛逝的風景,只有車頭燈在暗夜裡發光。太平洋的潮水嘩嘩響起,舒服的風吹散了酒意。阿元望著前面小白騎車載著小夏的背影,呼嘯叫了起來。

白:發什麼酒瘋啊!

元:呀呼------

白:喔!魔音傳腦要開始了!快呀!快點阻止他!


10

校慶當日的攤位。

男同學們哭泣地穿著文字人裝招呼客人。

小夏等女同學招呼著客人結帳。

刊物上畫著月影俠大戰文字人的封面。

阿元在屋頂上,倚在圍牆邊喝著罐裝飲料。

擱在身邊的球棒。

阿元望向遠方的表情。

元內心獨白:像是這樣,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

底下校園中熱鬧的場景。

元:當所有的聲音都變小的時候,可以感覺到自己好像站在背後看著自己。

阿元喝乾飲料。

小白站在頂樓牆邊。

小白望向遠方的側臉。

阿元驚訝的表情。

空無一人的牆邊。

元:你在想什麼呢?

空中俯瞰校園裡熙來攘往的人群,屋頂上的巨大塗鴉「人生得意須盡歡」。

元:我在想什麼呢?


(2005/6/30)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5 Sun 2007 21:49
  • 夕陽

在一方小小的食堂裡,我點了幾碟小菜,正要回座。

捧著調味的湯水抬頭,望見你戴著秀氣的眼鏡(恍惚缀上瑣細金鍊沙沙搖盪那種),盤起頭髮,像個嫻雅的女仕迎面走來。你像把傘收起一樣斂著下巴,帶著一點下班的疲倦。像是細細拂去水珠那樣,讓眼神滴落。我假裝從容面壁,蹲在一旁,不企圖打招呼,也沒有必要驚動發出聲響。

我感覺你蹬著高跟鞋的腳步遠了。像是播種的農人漸漸彎腰離去那樣留下水田兩條盪漾的光。我聽著清脆的踱踱像打水漂那樣跳動。我的背後有點溫熱。我不敢回頭,因為你像打開的法櫃那樣,凡俗之眼一旦直視就會焦黑目盲。

你撩起店門的簾幕彷彿輕輕撥開雲彩的夕陽。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