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這樣的夢。(ある夢を見た)
  穿著直衣的常服,白底上點綴著青藍色的摺紙花紋,在夏末秋初的原野中走著。
  廣大的,彷彿河灘一樣的原野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圓石,而在這河灘中,還有著兩三人高的巨大圓石錯落矗立。
  遙遠的地方傳來清涼的水聲,有小童提著燈籠般的細線,在心湖和眼窩中嘻嘻哈哈一邊打鬧一邊垂釣著。
  巨大的圓石底下有著燒成石炭般的小石頭,大概只有半個巴掌大,但是顏色不是熾熱的鮮紅,也沒有變成霜降的灰白色;就像路邊隨處可見的河灘圓石一樣,曾經有過鮮明的河流紋理在他皮膚表面流動。小石沒有冒煙,可是我知道它是滾燙的。
  在河灘般的原野上,在巨大圓石矗立,彷彿房屋遺跡猶存四柱殘留的地方,挖了一個小坑。把一些滾燙的小石放進去,再用和坑一樣大的圓石壓上,簡直像是在為大地施行鍼灸一般。岩石間隙中,有微微閃動的火光透出來。
  有人捕獲老鼠一般大,若鼠若貓有尾的動物數隻,放置在小坑旁邊就忘了,不知是誰如此粗心!
  彷彿舌頭伸進池中的釣亭裡,橫臥著幾個殿上人,都是俊美的少年,有意無意撩撥琴弦解悶,像微風一般。池邊淺灘之處,有許多小童挽起褲管,伸手探入水中,說是撈月。抬頭分明旭日高掛,不知月從何來。
  女眷們躲在簾幕之後,怯怯擺動衣裾的時候發出漲潮般的聲響,纖纖可愛。偶爾可以聽見品格比較低下的侍女們失聲高笑的聲音像浮標一樣漂浮在嫻靜的空氣中。盪呀盪地。
  有人唱起催馬樂《竹河》,我煽動琵琶,策馬騎射般跟著唱了一段「天國的神座上」,琴瑟合奏之聲像雨聲一樣洗清午後的風景,山色的層次彷彿高超的織工經手,團圞的綠雲忽而鮮豔欲滴,彷彿入水的墨點一般化作青煙四散,又突然繚繞纏綿,像挑選布料時紗綢層層疊疊撲天蓋地展開,花紋間隱約可以看見玩耍的小童,釣台中起舞的人影,還有女眷們的衣擺……
  小坑邊的屍身不知何時沾上了火,趴搭趴搭發出落葉踩碎的響聲,瞬間堆積的,突然如鼠如貓的有尾的屍骸抽搐了一下,竟然像活物著火一樣發出尖利的叫聲朝河邊奔跑過來!瞬間竄進室中撲向我,眼中閃亮亮地發光。
  我在內室驚醒。心想人言時序更替之際,入夏魔物作祟者多,仍然心有餘悸。想要走到盥洗台略略整飭儀容,又恐在鏡中窺見人不應見之物,心中惴惴不安。在闃寂的夜中,獨對空蕩的天井祈禱著。
  鄰近有人遣來可愛的小童問訊,實可安慰。望著他送書離去的背影,彷彿看到他挽起褲管走進湛藍的水中,遠近年紀相仿的同伴交相呼喚,像一朵一朵白蓮在飄。(2005/8/12)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