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元 笨蛋甲
小白 笨蛋乙
小夏 聰明秀氣的好女孩
阿祖 個性派美少女,作風低調,但是很粗暴




日據紅樓式古蹟的學校校舍。陽光燦爛,鮮明的樹影搖曳著。走廊上傳來喧鬧聲,阿元手上抓著一份稿子追著小白衝進教室,翻越書桌,又跳出窗戶。小白以為躲過沒事,投了販賣機,終於被抓到。

元:這是什麼東西呀!全班不是已經討論好要畫美少女大撈一筆的嗎?

白:喔……親愛的阿元,你不知道中國文字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物嗎?最近看到唐詩,就讓我心跳加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手……

稿子特寫,一堆「文字人」穿著很萌又裸露的衣服擺出撩人的姿勢,還「エヘ」的笑,看起來有點噁心,讓人毛骨悚然。

元:天啊!這種東西會有人想要看嗎!你要怎麼叫班上的女同學穿出去呀?(班上的女同學包圍阿元威脅的畫面)

白:(不懷好意的笑)喔?阿元,你不是搞文學的嗎,竟然這麼迷戀世俗的女性肉體,你不覺得愧對中文字嗎?啊……我真是看錯你了,你沒有感覺到它,是多麼的楚楚可憐,飽受冷漠孤獨的待遇(「廢除中文,改用台文」「簡體成主流 繁體邊緣化」的報紙報導,聚光燈打在灰暗的文字少女身上),好不容易,終於有登上舞台的一天……(背景是文字少女歷經艱辛的奮鬥畫面)

元:什麼跟什麼呀!後天考完就要送印了,宣傳也已經發出去了,官網也已經上線了,我還用心良苦作了巨大的活動廣告,你忍心辜負共同奮鬥的同學,欺騙廣大可憐的消費者嗎?

白:預售賣了多少?

元:三百本。

阿元發現阿祖從小白背後走來。

白:阿元!

元:啊?

白:我們一起捲款潛逃吧!(被阿祖揍暈)

元:謝啦。

小夏跑來,大家拖著小白回去,閒聊快放暑假了,希望明天就趕快考完,校慶趕快來……


TITLE:?
漫畫:EVAN
故事:夕月




學校鬧烘烘的場面。

全班驚恐面向老師的表情。

小白傻笑的遺照。

小白跳樓?騙人的吧!阿元坐在客廳,打開電視,報的就是死亡消息(記者背後還有學生興奮比勝利手勢),關掉。想著一定有什麼問題。

A趕不出槁感到愧對世人(他那種自大狂才不可能作這種事)

B被自己玩弄的女生怨恨下藥,墜樓身亡(不,他有著異於常人的反應能力,就算從三樓掉下去也不會死,小白哈哈哈飛簷走壁跳遠的畫面)

C偷窺別人晚上在教室炒飯不慎身亡(這個好像比較有可能)

啊……完全靜不下來!小白怎麼可能會自殺!阿元倒在房間床上踢枕頭,踹來踹去。到底你想怎樣!




校舍的樓頂。地上有著巨大的詩句塗鴉「人生得意須盡歡」。阿元躲在陰影裡發呆。班上的人什麼都不提,彷彿沒事一樣,班上大家也不動了,就像在大太陽底下升旗一樣沒勁。

空蕩蕩的美術教室。

黑板上的討論記錄。

COSPLAY的半成品。

印出來的白癡原稿。

小夏出現,閒聊樓上不是被封起來,怎麼進來的?

一望無際的天空。

兩個人沈默,若有所思,小夏假裝不經意提到園遊會搞砸的事情。

夏:你不是和他很好嗎?那就替他完成心願……

元:幹!我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了,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替別人過生活(回憶家人碎碎念書不好好念,家裡沒什麼錢供養你云云)!

夏:可是這是你和小白提案的,全班同學都作這麼久了……

元:自己去畫啊!想作的人就自己去作啊!

阿元捏扁罐子,踢飛。好像砸到樓下的人,有人咒罵要上來揍人。

元:靠,是死肥仔那幫的,大條了。

阿元看了小夏一眼,叫她快下樓,自己趕快閃了。




回憶。郊外老社區的球場。打籃球的人。陳舊的街景。溜狗的人。阿元走到洗臉台沖水。看到遠遠的地方,小白不知道在幹嘛。

元:你在幹嘛?

白:嘿嘿。(拿出手上的球棒,上面大大畫著「春眠不覺曉」的漢字塗鴉,還綁了一堆奇怪的絲帶等等裝飾)武器送你。

元:這是什麼?

白:唉--你太遜了,這可是用來對付征服地球黨的宇宙無敵霹靂棒啊!

元:誰是征服地球黨?

白:可--怕--的--文字人!(巨大文字人站在台北中央插腰哈哈大笑)

元:你是小學生嗎?

白:同學,你這樣還有資格自稱是動漫迷呀,真是一點想像力都沒有,唉--那我只好忍痛割愛,換這個給你好了。(拿出另一隻球棒,棒子雕刻成波里切利維納斯的樣子)

阿元黑直線。

元:俗斃啦!這是什麼玩意啊!(往遙遠的地方一丟!)

小白像狗一樣飛奔追去,喔!你怎麼可以污衊藝術!

阿元想起最早認識他的時候,是在一個國際網站上,看到小白得獎的作品超感動,後來才發現他同校,升上二年級的時候,竟然和他同班,而且小白已經留級兩年。真是不可思議的人呀。




小夏和阿祖兩個女孩在逛夜市聊天。阿祖吃著豬血糕,小夏翻著筆記本裡面有四人合拍的大頭貼,抱怨阿元自私,雖然大家都很難過,但是也不能就一直這樣啊!

祖:因為他是一個悶騷的人。

夏:啊?

兩個人找到先前筆記上抄的店面,超級可愛的歌德風服飾店!兩個人陶醉的表情。




阿元家門鈴響,小白的弟弟送了盒子來,說先前他哥有交代,也沒說清楚就跑了。阿元打開盒子,是那根愚蠢的球棒,裡面空空的,把蓋子翻過來一看,發現畫著地圖。




阿元帶著球棒,騎著車,穿梭在台北荒敗的街景中開始尋找塗鴉。心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開始迴避他,像是某種動物本能一樣。回憶看到小白和美少女一起逛街,後來打哈哈問,小白故作神秘。回憶兩個人先前都很熱中某個遊戲,互拼技術,結果後來阿元打破紀錄,小白突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轉移興趣了。媽的,為什麼?(小白的作品又
得獎了)為什麼?(運動會比賽結束,班上同學圍繞在阿元身邊慶祝,但是阿元感覺小白漫不經心望著遠方,越離越遠)為什麼?(小白的靈堂)阿元突然意識到背後有東西出現,突然回頭滿臉驚恐的表情!




音樂教室,阿祖彈著琴。阿元倒在一旁發呆。有一搭沒一搭接話。阿祖突然笑了。

元:幹嘛?

祖:沒事。

元:沒事不要亂笑,很詭異耶!

祖:嘿嘿嘿嘿嘿嘿……(邪惡彈奏魔音傳腦,阿元如孟克吶喊的哀嚎姿態)

窗外背著書包放學牽車的人群。阿祖停了下來。

祖:我只是突然覺得你們很像。

元:啥?

祖:你們兩個互相嫉妒來嫉妒去的。

元:誰嫉妒他啊。

祖:他常常會跟我抱怨他很不服氣呢,說你腦筋靈活,又很受歡迎。

阿元面無表情趴在鋼琴上靜靜聽著。

祖:男生真好笑。

阿元苦笑:哈哈哈。

阿祖又彈起琴。

元:好熟,這是什麼曲子?

阿祖:謫仙的新單曲:「月下獨酌」。




接第7場。牆上的塗鴉伸出筆畫攻擊刺來!阿元閃過,牆壁穿孔。塗鴉文字立體化,變成文字人攻擊過來,阿元用手上的球棒抵擋!

我歌月徘徊,(回憶,四人晚上在海邊沙灘上走著)

夏:都沒有人耶。

祖:都是垃圾……

元:反正晚上看不清楚啦。

白:飛碟來吧!來吧!

我舞影凌亂;(阿元死命躲過文字人的攻擊)

醒時同交歡,(女生放著沖天炮。小白拿著啤酒放阿元頭上)

白:挪。

醉後各分散。(阿元拿球棒和文字人交手過招)

永結無情遊,(小夏和阿祖在月下玩水的畫面。)

白:喂,我跟你說一件事。

元:嗯?

相期渺雲漢。(阿元的球棒彈開文字人的攻擊)

小白望向遠方的側臉。

白:你是我從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

阿元猶疑望向小白。

在斷垣殘壁的廢墟中,阿元躲過文字人的張牙舞爪襲來的攻擊,揮棒打中文字人炸成花瓣!棒子上「春眠不覺曉」的特寫背後,阿元微笑了起來。

元:你喝醉了吧?

小白酷酷的表情。

元:你臉紅了!

小白臉紅強裝酷酷的表情。

元:哈哈哈哈!臉紅了!

月光下的海。

元:臉紅了!

月光下,濱海公路上的摩托車,奔馳的地面,周圍飛逝的風景,只有車頭燈在暗夜裡發光。太平洋的潮水嘩嘩響起,舒服的風吹散了酒意。阿元望著前面小白騎車載著小夏的背影,呼嘯叫了起來。

白:發什麼酒瘋啊!

元:呀呼------

白:喔!魔音傳腦要開始了!快呀!快點阻止他!


10

校慶當日的攤位。

男同學們哭泣地穿著文字人裝招呼客人。

小夏等女同學招呼著客人結帳。

刊物上畫著月影俠大戰文字人的封面。

阿元在屋頂上,倚在圍牆邊喝著罐裝飲料。

擱在身邊的球棒。

阿元望向遠方的表情。

元內心獨白:像是這樣,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

底下校園中熱鬧的場景。

元:當所有的聲音都變小的時候,可以感覺到自己好像站在背後看著自己。

阿元喝乾飲料。

小白站在頂樓牆邊。

小白望向遠方的側臉。

阿元驚訝的表情。

空無一人的牆邊。

元:你在想什麼呢?

空中俯瞰校園裡熙來攘往的人群,屋頂上的巨大塗鴉「人生得意須盡歡」。

元:我在想什麼呢?


(2005/6/30)
創作者介紹

寒月芙蕖

not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